© 佐聿琹
Powered by LOFTER

雙種人格

  

  自小,尼諾就隨著爸爸遺棄了多瓦居民的身份,到異國——巴登去執行任務。他父親的任務是,監視施內公主的一舉一動,以攝影作為記錄,與一份報告寄給陛下。

  因此,他們倆父子的日常話題都離不開施內公主。從公主來到巴登、與阿本德告別、開始交往、結婚、生下孩子,公主的所有事情,他們都掌握得一清二楚。

  這樣的生活,知道尼諾二十五歲時有所轉變。

  當年他們的王子——吉恩剛上了高中,而尼諾被委任了一項重大的任務。那就是與吉恩上同一所高中,監視及同時保護他們的王子。因此,尼諾得到了陛下送給他的相機,以及他父親的眼鏡。這兩物都代表著陛下與父親給他的支持。

  就這樣,尼諾抱著自己的任務,同時想更了解吉恩,偽裝成高中生,接近吉恩,開始介入他的生活。

  與吉恩相處的日子,不,更正確來說是監視與保護他們的王子,尼諾對吉恩的感覺,已從「好友」變成「喜歡」。

  對,他喜歡吉恩。

  小自己十年的吉恩。

  剛開始的時候尼諾自己也沒發現這種奇怪的感覺,但是後來他才逐漸發現,這不想失去對方,想保護好對方的感覺,是「喜歡」。

  當尼諾失去他唯一的親人時,他頓時像失去雙翼的小鳥,失去了方向,無法再飛翔。

  他當初來巴登,是為了父親而來。

  但現在父親不在了,我還有什麼原因要把這任務繼續執行下去?

  尼諾懊惱了很久,心情非常失落,做什麼都沒起勁,也沒胃口進食。他是去繼續活下去的意義,但同時他還是需要去上學,還是要面對吉恩。

  雖然吉恩同時也一樣失去了雙親,變成了孤兒,但他並沒有像尼諾那麼墮落,非常冷靜地面對現實。

  或許吉恩那平日已是面目無情的臉,根本就摸索不出他心裡在想些什麼吧。

  吉恩都還沒低下頭,我這成年人怎麼還像個小孩一樣軟弱呢?

  尼諾自嘲了自己。

  雖然尼諾和吉恩都有同樣的遭遇,但是他們終究還是需要上學。當尼諾看見眼神空洞,正慌神的吉恩,他會勉強自己勾起嘴角,使勁拍了吉恩的背:「你不是還有一個幼小的妹妹嗎?有什麼事隨時可以來找我,我做的飯可比你好吃呢。」

  隨之尼諾勾起了和往常一樣溫煦的微笑。

  吉恩聽了愣了幾秒後,才緩緩勾起嘴角。

   看著有些振作的吉恩,尼諾的胸口驀然緊揪了一下。事實上,尼諾並非那麼快振作起來。他每日回家自己坐在飯桌上放空,或是盯著桌上從店裡買回來的法國巧克力。

  他默默打開了那盒巧克力,拿起一顆巧克力放進嘴裡。 

  甜的。

  但是他根本嘗不出甜的味道。雖然是甜的,但是他卻嘗到是苦的。

  其實他並不喜歡苦的巧克力。

  在他小時候,父親買了一盒巧克力送給他。當然,小孩子不喜歡苦澀的味道。尼諾吃了巧克力後臉都揪成一團,父親還溫柔地看著他,「寧諾,怎樣,好吃嗎?」

 (注:尼諾他爸剛來到巴登時曾經叫尼諾成寧諾→ninno)

  看著父親,尼諾不想辜負了父親的心意,只好說:「好吃。還有是尼諾,不是寧諾。」

  父親也傻笑了下,抓抓頭:「啊啊忘了忘了。」

  自那天起,父親就一直買苦味的巧克力給尼諾。尼諾也不想浪費父親的心意,只好默默把巧克力都吃完。

  尼諾不斷想起以往的日子,也慢慢思考,父親會想要我做什麼呢?

  尼諾沉思了片刻,也決定了他下一步該如何走。

  就替父親把這個任務執行下去吧。

  至少,他還知道自己需要做什麼。

  尼諾這樣想著想著,漸漸尋找動力振作起來。現在的他,只需要給予吉恩鼓勵的話,並且照顧他和幼小的羅塔。


  ……至少,他得繼續執行父親委任他的任務。

  那麼就把這任務繼續執行下去吧。


评论
热度 ( 8 )
TOP